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主题标题

白玉凤的“恨”——乱弹潮剧女性形象之二

1 / 2395

527

主题

819

帖子

3万

积分

大西洋

Rank: 8Rank: 8Rank: 8Rank: 8

积分
33123
发表时间 2015-4-19 11:43 |阅读模式

白玉凤的“恨”

潮剧《三篙恨》是根据甬剧同名剧本移植而成的。

记得看过1982年拍摄的越剧电影《花烛泪》,看这部电影是什么时候,不大记得,估计十几二十岁吧。那时看的是露天电影,越剧没怎么听懂,但因之前听过潮剧版的《三篙恨》,所以愿意沉住气从头到尾看一遍。现在想想,越剧《花烛泪》的人物剧情虽与潮剧《三篙恨》并无二致,但因方言文化的差异,还是觉得潮剧《三篙恨》亲切,好听。

就剧名而言,《花烛泪》文雅,《三篙恨》粗砺。《花烛泪》关键词在于“泪”,《三篙恨》重要字眼在于“恨”。纵观全剧,其基调并不在于“泪”,而在于“恨”。《花烛泪》虽文雅,却失之刚烈,软不拉他,甚至忧伤哀怨,体现不了女主人公坚贞刚烈的秉性。《三篙恨》题糙理不糙,虽粗砺,却字字锋芒,字透纸背,把女主人公的怨恨揭示得淋漓尽致!

《三篙恨》的女主人公白玉凤,在我心目中,也是一个让人敬畏的女性。我敬畏其骨子里绵里藏针的反抗精神!

白玉凤不过一个平常女子,遭遇洪灾,全家罹难,其侥幸独活,偏又遇破落户黄金龙趁火打劫。为夺其宝箱,黄金龙灭绝人性,挥舞手中竹篙,致其落水,又一连三篙,无情打压,致其沉没水中,像她后来对黄金龙的控诉唱到的“一篙更比一篙沉”,三篙之恨,刻骨铭心!

天灾无常,怨不得天,人祸,尤其是故意制造的人祸,强加于身的伤害,就像利刃一刀一刀无情割剐着无力反抗的肉体,那种透彻肌肤的痛,随之而来刻骨铭心的恨,是完全可以想象的。如果换了别人,大概只有“仇”了,“仇”一旦报了,自然快意;但当加害自己的是亲人,且是自己将付托一生的未来丈夫,那就不是一般的“仇”,而是无法言说,无法平复的“恨”了,“恨”到极点必定浸入骨髓,永生难忘。

少年时,听《三篙恨》,觉得白玉凤有点“过”,黄金龙虽可恶,但“人非圣贤,孰能无错”,像他自己申辩的“一时恶鬼缠我身”,才做出这伤天害理之事,并信誓旦旦,甚至说出愿意侍奉“妻子”终生,于彼时彼地,于外人看来,无不掏心掏肺,“披肝沥胆”。加上黄善婆放下“婆婆”身架,愿意“婆婆媳妇颠倒做”,“你为主来我为仆”,下了重注,恳求原谅,都无法换得白玉凤释怀谅解。后来,看在黄善婆面上,白玉凤只表示愿意为保全黄家脸面,做个挂名夫妻,带发修行。

后来稍为长大,深感世道险恶,人心叵测,人世间,人和事,一些可以原谅,一些永远无法宽恕。至此,方悟,白玉凤的“执意”并非一时意气。

世上,没有无缘无故的爱,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。

白玉凤与黄金龙彼此只有因果关系的恨,不存在无缘无故的爱。

爱的反面不是恨,是冷漠。白玉凤开始是恨,恨到极端,就是冷漠。所以,任黄金龙口吐莲花,她都心若枯井!

世道无常,难以把握,无法左右,所以世事总是阴差阳错;但人生的方向盘,却完全掌握在自己手中。

白玉凤无法选择自己的命运,却能够掌舵自己的人生航向。

这时候,我不是可怜这个不幸的女人,而是油然对这个看似柔弱却内心强大而坚定的女人心生敬畏!

试想,白玉凤当时如若盲从,听信黄家母子的花言巧语,这出戏将会走向怎么样的结局?

 

业余爬格子,作品近百万字,散见《山东文学》、《作品》、《羊城晚报》、《阅读与写作》、《佛山文艺》、《潮声》、《精彩》、《汕头日报》等报刊,中篇小说入选花城出版社出版的《被照亮的世界》,小说获腾讯文学小说奖,小品相声双获省级奖。——快乐读书郎qq群:71321160

点击打赏共打赏了 0 次

0

主题

920

帖子

3825

积分

河流

Rank: 4Rank: 4

积分
3825
发表时间 2015-8-1 16:24
分析得很精辟啊!!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游客
登录后可快速发帖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 |

本版积分规则

返回列表 客服中心 搜索 官方QQ群

手机版|黑板报|小桥流水 ( 粤ICP备05045763号) (粤工商备P511611000322号) (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2019号)  

GMT+8, 2017-1-18 12:04

Powered by 521000.com © 2002-2015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